第九中文网 > 都市小说 > 重生之宅男完美生活 > 第三一九章 第三条腿
    考虑一下互联网经济,做直播?米嘉自己直播都不一定有人看,何况是别人。做直播能不能红,那是很随机的事。

    米嘉对这个又不懂,又没有人可以合作,连个可以请教的人都没有,投资的话很容易打水漂。

    到底搞什么呢?

    米嘉的手机响了,一看是个不认识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?”米嘉接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米老板吗?”对面传来的声音很熟悉,是个很柔和娇媚的女声。

    米嘉却想不起来是谁。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米嘉说。

    “好久没见了呢,不停的听到米老板的好消息,真是让人欣喜。后来陆毅安落网,米老板却总不来找人家。”那女人说。

    米嘉还没说话呢,战兰张之孟若婷三个已经围了上来,竖起耳朵,不放过任何动静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谁啊,米嘉脑子急速运转。究竟是在哪里听过,为什么就是想不起来呢。

    肯定是因为这两天喝酒喝的太多了,以后不能喝酒,只喝茶。茶!云雾茶!米嘉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这个声音的主人,就是卖云雾茶的那个师太,叫做妙清什么的。对就是叫做妙清。

    云雾茶被陆毅安盯上,直接强抢过去,连妙清也关了起来,逼着干活。

    妙清把剩下的一棵云雾茶母树偷偷的运到米嘉这里,然后就一直都没有消息了。

    “我前阵子自身难保,不敢去找师太。”米嘉说。

    “米老板开玩笑了,谁不知道米老板威风凛凛,一枪干掉了周磊,还逼着陆毅安自首。”妙清说。

    “哪有这么好的事,我是走钢丝绳。其实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还有没有后患。”米嘉说。

    “我决定和米老板一起冒险。”妙清说。

    “啊?”米嘉心想这妙清还真会说话,比米同不知道高哪里去了,“你说那棵云雾茶母树是吧?我这就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,我已经送给米老板了,怎么能说还给我。”妙清说。

    “要的,本来就是你的。”米嘉说。

    那棵母树米嘉好久没去看了,也不知道种活了没有。要是没有种活,那就太尴尬了。

    母树在花园岛米嘉房子的空中花园里面,花园岛的老板投靠了陆毅安,在米嘉的房子里装了窃听器。

    吓得米嘉赶紧搬了出去,来到拆迁区住。那棵母树显然没法子随身携带,所以米嘉一直放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是米老板的。”妙清坚持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米嘉问。

    “我这边的基业已经没法子用了,我想和米老板合作,一起把云雾茶坐起来。”妙清说。

    “陆毅安不是已经被警察抓了吗。”米嘉说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这边的云雾茶茶场,被登记到一家资产管理公司名下,和我没关系了。陆毅安倒了,又有别的人接手。”妙清说。

    被人当战利品瓜分了呗。

    “他们没有为难你吧?”米嘉说。

    “没有,接手的人似乎不怎么在乎我。”妙清说。

    “合作的话……”米嘉脑中灵光一闪,这不就是第三条腿吗!

    茶叶一向都是很大宗的生意,消耗量十分巨大。以前米嘉在网络上买过一次茶叶,接下来就接到无数电话和短信,都问要不要买茶叶。

    云雾茶很新奇,够噱头,要是能够推广的话,也可以形成很大的产业。

    云雾茶是寄生在松树上面的植物,小坑村大桥村这边别的没有,松树可多了。老虎山那边就是一整个山谷的松树。

    “我很赞成。”米嘉说,“你在哪里?不如我们见面细谈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我在龙津了,就在我们上次见面那家餐厅。”妙清说。

    上次见面的餐厅,那是在花园岛。米嘉已经很久没去过花园岛了。正好去看看那棵树怎么样了,随便谁都好,保佑那棵树别出问题。

    “我在乡下呢,出去可能要两三个小时,你先休息一下,我到了给你打电话。”米嘉说。

    “那我在花园岛酒店等你。”妙清说。

    关上电话,米嘉说:“我们去花园岛吧。”

    “还开好房间了呢。”战兰说。

    “是谁啊?”张之问。

    “是那个妙清师太。”米嘉说。

    “出家人你也要开房啊?”孟若婷说。

    “胡说什么!人家是种云雾茶的。”米嘉说,“阿兰我不是跟你说过的吗!”

    “说过是说过,可没说有开房的交情。”战兰说。

    “人家从省城跑过来,开个房休息一下。”米嘉说,“我见她是要商量一下开发云雾茶的事。茶叶做好了,也是一个很大的产业。”

    “不论怎么样都好,反正这一次我们一定要光宗耀祖,你好好干啊。女人那些,我也没资格插嘴,就提醒你一句,千万不要闹出事情来。”米嘉父亲说完就跑了。

    这能闹出什么事情来,米嘉现在都觉得过度劳累了呢,还闹什么闹。

    米嘉开了车出去,花了差不多三个小时终于开到花园岛。虽然车很好,但也开得腰酸背痛。

    得赶紧把路修好才行,也不知道政府什么时候才修路。要不然米嘉学周子明买个小巴车。把车上设备改一改,可以躺着睡觉那种。

    不对,米嘉的需求不是小巴车,而是房车。不知道房车多少钱?应该几十万就行了吧。

    到了花园岛酒店,米嘉直接就上去。妙清发了信息过来,说她住在十楼1008。到了地方,米嘉一敲门,立即就开了。

    妙清似乎刚洗了澡,头发散着,很是湿润,身上只穿着一件薄薄的丝绸道袍,简直让人喷血。

    妙清看到米嘉身后的三个美女,愣了一下,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说:“我还以为是米老板一个人来呢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一个人来。”米嘉说,“是不是有些不方便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方便。”妙清打开门,“四位请进。”

    米嘉还有些犹豫,战兰一推,把米嘉给推了进去。妙清已经烧好了水,拿出一个大玻璃壶,往里面加了云雾茶冲开,茶叶的香味立即弥漫开。

    “米老板请喝茶。”妙清倒了五杯云雾茶出来。

    米嘉喝了一口,味道很好,比米嘉自己冲的好多了。看来就算是泡茶这样简单的事,也是专业人士做得更好。

    “这个是云雾茶吗?”张之一喝,顿时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这是新一代的云雾茶,我培育出来的新品种。”妙清说,“是不是比以前更好喝了?”

    “这么几个月就培育出新品种了?”米嘉很是惊奇,难怪味道不同。

    “其实不是特地培育的,陆毅安的手下把云雾茶树移植到新的林场,就变成这个味道了。”妙清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比原来好喝。”米嘉说。

    “可是这说明云雾茶树的性状已经改变了,而且是整体改变。为什么会变,为什么会变成这样,根本就不知道。”妙清说,“这次运气好,茶叶还可以入口,要是下次运气不好呢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需要母树。”米嘉说。

    母树就是最老最原始的那一棵云雾茶树,味道也是最原始的。就好像操作系统的安装版一样。

    要是系统崩溃了,出错了,被病毒感染了,救不回来,就要格式化硬盘然后重新装一次。

    没有母树,也就没有了安装光盘,操作系统崩了,电脑就坏了没法用。

    “我是真心诚意要和米老板合作的。”妙清嫣然一笑,拉着米嘉的手,拇指轻轻的在米嘉手心转圈。

    战兰咳嗽一声,米嘉赶紧放开妙清的手。

    “我也想和师太合作。”米嘉说。

    “那真是太好了。”妙清说,“我看了米老板的直播,那个老虎山上有很大一片老松林,尤其是那棵最大的松树,起码有五六百年的历史。”

    “几百年肯定没错。”米嘉说。

    “要是能够把母树移植到那棵大松树上,肯定能长得好。”妙清说,“母树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在我家。”米嘉还没回去看过呢,“我们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等我一下,换一件衣服。”妙清说。

    妙清进了洗手间换衣服,孟若婷说:“她年纪是不是比我们大?”

    “起码三十岁!”张之说。

    “三十五六了吧。”战兰说。

    “保养得真好。”孟若婷说。

    “说不定是打针了。”战兰说。

    “没有吧,我看她的肤色很自然。”张之说。

    “你们就不能关注一些更重要的事情吗!”米嘉说,“云雾茶是个很好的产业,要是能够做大,能赚很多钱,养很多人,培养出很大的影响力!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不如把她泡了,合作起来更方便。”张之说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能正经一点吗!”米嘉说。

    “我很正经的啊。云雾茶的核心技术我们全都不懂,其他人也不懂,甚至全世界也没有人懂,只有妙清一个懂。现在我们手里有母树,所以妙清要和我们合作。等我们把母树拿出来,她研究清楚了,就没必要和我们合作了。”张之说。

    “我们又没钱,人脉也不行,和我们合作有什么意义呢?为什么不拿着云雾茶去找周子明?我记得周子明对云雾茶就很感兴趣。”战兰说。

    “说不定妙清这一次来,就是周子明或者其他拿到云雾茶茶场的人,要妙清讨回云雾茶母树呢。”孟若婷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