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甜妻辣爱 >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一男一女一喜一悲
借助贺茜的关系,乐嘉容和陆季雲第二天去拜访了她的父母,并沉痛的告知了她的死讯。

“她早就该死了,活着也是丢人现眼,死了正好,早死早托生。”老父一脸的厌恶,横眉竖目的控诉他的种种不满,“要不是她,我也不会成为街坊邻里的笑柄。好好的恋爱不谈,好好的男人不嫁,上杆子的要去当三,还闹的满城皆知,我积累了半生的清誉被她毁的彻底,真的是家门不幸啊。”

乐嘉容知道他们心中有怨气,但是人死如灯灭,就算生前做了多少让他们不满意的心情,可是现在她僵硬的躺在冷冰冰的太平间里,前尘往事都可以随风飘散了。这个时候再谈这些,未免小气。

“你们不必多说了,你们的来意我们已经了解了,我和老头子是不会去的,也不会提起上诉。早在之前,我们断绝关系的时候,我就明确的说过,就算以后她是生是死都和我们没有关系,这也是她点头承认的。”一直沉默的女人张口又给他们泼了一盆冷水,“你们走吧,我们累了,想休息了。”

乐嘉容瞠目结舌的看着一脸冷漠的夫妻俩,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。就算是有天大的愁天大的怨,现在已经阴阳相隔了,去看她最后一眼,做个临终决绝,他们竟然都不愿意。不管过去如何,这可是他们的亲生女儿啊,到底是有多狠的心,才能做到这样的无动于衷。

“我竟不知道,你的面子竟然比你的孩子还要重要。”她怒从胆边生,气冲冲的说,“现在她已经死了,死了!天大的事情也可以翻篇了。你们的心是石头长得么,怎么可以这么无情。”

“这位小姐,你现在站的是我家的地,你知道我们家发生过什么事情么,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们。肯让你们进屋,已经是最大的礼貌了,别逼我们做一些不礼貌的事情。你要说的事情说完了吧,现在请你离开。”女人打开门,强硬的把乐嘉容往门外拉,“赶紧走,别再让我看见你。”

房门在她的面前重重的关上了,被狠狠划破的空气凛冽且尖锐,差点擦伤她的鼻子。乐嘉容怒不可遏的看着紧闭的房门,上前就准备拍门,决定再和他们理论一番,争他个真理出来!

“简直太过分了,这世上怎么有这么冷血的父母,真的是毁了我的三观!”

陆季雲拉住她的手,无声的摇摇头。他指了指大门,然后率先附耳贴在门上。于是乎,衣着光鲜的两人像是小贼一样,光明正大的偷听起墙角来了。

两老住的是老旧的小区,房子的隔音效果着实不怎么好,他们清楚的听见刚才和凶神恶煞的女人此刻在屋子里哭哭啼啼的,男人则骂骂咧咧的说着方言,乐嘉容听不太懂,但从语气来说,应该不是什么好话。不多会儿,刚才还同仇敌忾的两人就翻脸不认人了,竟然吵架了。

“现在是闹哪样啊,这两个人怎么吵起来了?”乐嘉容瞠目结舌的看着陆季雲,汪汪水眸因为愤怒堆聚了横七竖八的红血丝。

陆季雲耸了耸肩,尽职的充当了翻译,“刚才男人骂女人教育无方,怪她教出来这么一个无耻的闺女。女人说,子不教父之过,不能把责任全怪在她的身上。然后两个人就吵起来了。”

“这你都听的懂。”乐嘉容一脸崇拜的看着他,那些话对她来说,简直就是外星语,真的是一句话都听不懂啊。

“他们实在不愿意去,我们也不能强人所难。走吧,我们去见她最后一面吧。”

这种事情平常人是不愿意接手的,更何况现在陆季雲都自顾不暇了,陆夫人反击的手段也是越来越激烈。可是他知道,按照乐嘉容的性子,她定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她就这么横尸太平间。

所有的调查取证已经完成,陆季雲和乐嘉容见了她最后一面,然后捧着她的骨灰找到了一个风景还不错的陵园,将她这悲哀黑暗的一生定格在一方小天地里。

“前尘往事,缘起缘灭,只愿来生,你能遇到一个对的人,过简单快乐的一生。”

接下来的时间,两人埋头扑进工作里面,资源客户一个个的流失,让厉大海恨得咬牙切齿。

“妈的,这些墙头草!”

陆季雲轻飘飘的看了他一眼,淡淡的问,“吴氏的事情谈的怎么样了。”

“那边有合作的意图,我正在准备最后一轮谈判的资料。”

“好,最后一轮,我去谈。”

厉大海惊讶的张大了眼睛,“你确定?”

“怎么,不相信我?”

厉大海头摇的像个拨浪鼓一样,“怎么可能,你要是肯去商谈,那是最好不过的了。我要是连你都不相信,那我还能相信谁呢。”

“废话少说,资料做好拿来给我看看。”

“收到。”厉大海一溜烟的跑了,边跑边说,“谈成了,别忘了我的奖金。”

这嗜钱如命的男人,真不知道他现在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,要那么多钱做什么。

财务总监一脸苦逼的坐在陆季雲的对面,苦兮兮的说,“陆董,咱们穷的都快揭不开锅了。”

“给我三天时间。”

“好,我相信你。”对于自家年轻的上司,他总是无条件的信服的。

刚打发走财务总监,人事总监又来了,他也是皱着一张苦瓜脸,坐在了陆季雲的对面。

陆季雲有些头疼的看着他,哑着嗓子说,“你这儿又是什么问题啊。”

“我这问题大了去了,求职的人突然间变多了,你说这是什么情况?”

陆季雲抬头,就看见那奸诈的男人嘴角露出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,他有心想要给他一拳,让他明白调戏上司的后果会有多么的可怕。

“你是故意找骂么?出去!”

“嗨,你别急啊,我还没说完呢。有两位的简历上,应聘的理由可是惊瞎了我的眼啊,你想不想知道是什么?”

“我一点都不想。”

“和你有关。”

陆季雲忍无可忍的说,“有话快说,有屁快放,我忙的要死,没时间听你在这废话。”

“真是太没有耐心了。”人事总监撇了撇嘴,强烈的谴责他的不解风情。“我今天面试了两个人,一个男人一个女人,一个是为你而来,一个是为乐秘书来的。”

陆季雲放下笔,揉了揉有些酸痛的太阳穴,“有什么话,你能够一口气说完么。”

“那我就说了啊,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。男人是为你来的,理由,追求你。女人是为嘉容来的,理由,是为了追求她!”

陆季雲皱了皱眉,毫不犹豫的说,“公司不是谈情说爱的地方。”

人事总监的嘴角抽了抽,他有心想说,全公司上下谁都有资格说这句话,就你没这资格。但为了保住他的饭碗,他只能昧着良心把这么实诚的话给咽到肚子里去了。

“可是…”

“没有可是,就找我说的话做。”

他才不会闲着没事干给自己找不痛快呢。

见陆季雲的脸色不太好看,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事总监,临关门的时候,又吼了一句,“可是那位来应聘的女士已经和乐秘书见面了啊,而且两人相谈甚欢!”

陆季雲忍无可忍的把笔往桌子上一扔,暗骂了一声,然后气冲冲的往外走。

“阿冉,你怎么在这里?”乐嘉容惊讶的看着从天而降的闺蜜,急忙站起来,高兴极了。

秦冉扬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,露出一抹大大的笑容,兴高采烈的说,“当然是来看你的了。我给你发邮件,你怎么一直都没回啊,害我伤心了好久。”

“邮件,你什么时候给我发邮件了。”

“一年前啊,”秦冉怨念颇深的看着一头雾水的乐嘉容,“我给你发到咱们上学的时候经常用的邮箱里面了。”

乐嘉容恍然大悟的笑了,“那个邮箱我早就不用了,现在连密码都想不起来了。对了,你给我发的什么啊,我现在知道算不算晚。”

“没事,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,不值一提。”

秦冉勉强的笑了笑,她绝对不会告诉她,那封邮件里面是她满满的心意,是她出国留学前硬生生的剖开了她的心,以此来认清她滚烫的心意。

发完邮件之后,她一直惴惴不安的等乐嘉容的回复,可是直到出发前,她都没有收到乐嘉容的只言片语。

她心想,这下好了,果然最后连朋友都做不成了。可是她不后悔,美美看到她灿烂的笑容,她的心总是再蠢蠢欲动。

一如现在,看到她眉眼弯弯的笑,她的手已经忍不住的想要爬上她的肩膀。

拥抱的时间太过短暂,她还没有闻够她身上的香味,就已经被迫分开。

“你们在座什么呢?”

乐嘉容兴高采烈的奔到陆季雲的身边,很自然的挽着他的胳膊,笑呵呵的介绍,“季雲,这就是我给你说的秦冉,我的好闺蜜,我们有好多年没有见了。”她又看向秦冉,幸福满满的说,“阿冉,这是我的未婚夫,陆季雲。”

一句欢喜的介绍,有人欢喜有人愁。

秦冉的目光直直的看在乐嘉容挽着陆季雲的手,怔愣了好半天,这才忍住伤心,露出一个不慎开心的笑容,淡淡的说,“陆先生么,真的很开心见到你。”

嘴里说着开心,可是她的眼里却看不出半点开心的意思,甚至还带着隐隐的敌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