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科幻小说 > 神话之我是传奇 > 第235章 想打我们脸,这不能忍啊!(第五更,求订阅,求票票)
    (抱歉,更新晚了,不过好在码出来了。)

    武德九年,注定了是风雨飘摇的一年。

    先是玄武门之变,秦王李世民杀兄逼父,酿成了震动天下的政变。其次,八月李世民登基时,有异人降临长安,惊动满朝文武。

    最不可思议的是,这位天降异人竟在随后不久被李世民立为大唐的国师,统率天下佛道诸多教派。且获得了见帝王不拜,高于百官之上等等不可思议的荣誉。

    消息一经传出,立马天下哗然。

    尤其是佛道两教,更是无不为之震动。

    这什么意思,莫名其妙给我们来个顶头上司,我们这是招谁惹谁了?

    皇帝了不起啊,真当咱们修仙之人好惹的,信不信咱联手换个皇帝啊?

    一时间,群情激奋。

    佛道两教诸多大佬纷纷动身北上,想要前往长安找李世民讨个说法,也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大的胆子,竟想统率佛道两教。

    而这些人中,又以曾经支持李渊起义的茅山等教派最为不满。

    当然,要说道家还只是不满而已,那佛教的诸多大佬们可谓是气炸了肚子。让一个道士统率佛教,这是什么意思,这不是让那群臭道士站在我们头上拉屎撒尿吗?

    面对这种异端想法,佛教自然是万万不可能答应下来,也绝对不可能允许让其发生。

    所以在事情出现后,天下佛宗无不震怒。

    少林、五台山、白马寺等诸多佛教圣地,第一时间发表了不满的言论。

    而对于佛教的不满,道教自然是站在了其对立面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也不忘抨击李世民选择不知名的杂道野修统率佛道的事情,认为就算是找人统率佛道两教,那也应该是寻找德高望重之人。

    比如曾经助李渊争夺天下的楼观道士岐晖和茅山宗领袖王知远,就自我感觉颇为不错。

    长安,皇宫,一处偏殿。

    李昊与李世民隔着矮案而坐,其上有香茗散发着袅袅清香,蒸腾的茶香仿若青烟在上空徘徊。

    李世民把玩着茶盏,微笑道:“现如今天下佛道各教无不沸腾,更有人直接怒斥朕昏了头脑,真人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李昊平淡道:“土鸡瓦狗,不堪一击。”

    李昊虽然刻意压制修为,至今没有晋升法相阳魂境,但凭借黄天洞天的强大之处。他自问即便是法相天罡境界的强者,也未尝没有一战的能力。

    而且以他现在的底蕴,随时能够踏足阳神境。

    到时候修为大增,即便是有天罡境界的强者出世,他也丝毫不惧一分。更别说想要在这个世界成就天罡,其难度还要提高数倍之多。

    “真人倒是信心十足。”李世民笑了笑,转而略带异样,问道:“世民昨日曾听真人提到过洞天小世界,不知洞天小世界与九州相比如何?”

    李昊双眸微眯,缓缓道:“自成一界,至于与九州相比,却是难以描述。洞天小世界也有诸多区别,大者无边无际难以计量,比之九州还要浩瀚太多。小者不过百十里,倒是没有太多的用处。

    说到洞天小世界,陛下想来也曾听闻过一些。昆仑秘境,海外蓬莱等等,皆是洞天小世界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震惊道:“这些传说中的仙山福地真的存在?”

    “上古传说,自不会没有缘由。贫道曾深入昆仑,方知世界之广袤。”李昊感慨道。

    若非曾深入昆仑,他都不知道这个世界还隐藏了那么多的秘密。

    每逢想到当初与楚南公深入昆仑看到的诸般不可思议景象,李昊犹自感觉心情激动难以平静。

    昆仑!

    李世民心头惊喜,忍不住问道:“不知昆仑是何等景象?”

    李昊微微摇头,道:“有些东西说不得,也无法以语言来描绘。若是陛下感兴趣,不妨他日亲自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闻言更是兴奋,连连点头道好。

    面对仙山福地的诱惑,纵然是这位未来的千古一帝,也是难以冷静。

    李昊微笑道:“陛下可知,为何自古以来多修行之人隐居洞天福地之说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疑惑道:“还请真人解惑?”

    “因为欲得长生,唯两条路可走,一是远走域外,二是隐于洞天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大惊,甚至忍不住站起身来,惊呼道:“什么,还有这种说法!”

    他虽然知道天下各大教派多有洞天福地,但从未听说过原来想要得到长生,唯有洞天福地与远走域外可寻。如果是其他人,李世民自然不会相信,但眼前之人是谁。

    可是极有可能远走域外的真正高人,李昊的话却是由不得他不相信。

    李昊随即简单解释了九州面临的巨大危机,以及洞天福地与九州的诸多联系与区别,这才算让李世民大致明白其中的缘由。

    尤其是当他听说九州的情况只会越发的糟糕,甚至连修行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,顿时忍不住变了神色。

    洞天福地!

    李世民心中默念几声,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李昊也没有继续说话,两人的气氛渐渐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之后的时间,李世民只要有空,定要寻找李昊高谈阔论一番。

    两人的交谈从政治、军事、经济到修行,可谓是无所不包,无所不谈,直让记录两人谈话的史官都艳羡不已,更是暗中对他人言‘陛下亲真人,更甚皇亲’。

    也不知这话怎么就流传了出去,直让天下人无不议论纷纷,更让佛道两教的大佬心忧而又气恼。

    反倒是朝堂中,意外的平静。

    时间,就在这种怪异的氛围下缓缓过去。

    直到两个月后,天下佛道两宗无数高手齐聚长安。

    一时间,长安喧闹异常,行走在街道上必然可见佛道之人。更有人笑谈,今长安之出家人,聚九州半数。

    虽然此言有些夸张,但也足以可见长安中的佛道之人有多少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长安的氛围自然更加沉重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宫中突然出现传闻。

    陛下欲在除夕前,召天下佛道儒三教高人论道。

    当然,说是佛道儒三教齐出,但实际上谁都明白,这场大戏的真正主角是佛道两教。更准确的说,这场论道的主角只有一个人,那就是新晋国师。

    而对于这个消息,佛道两教的诸多大佬无不气恼万分。

    李世民在此时召开佛道两教论道大会,意图已经非常明显,摆明了要给所谓的国师造势。这什么意思啊,要将他们佛道两教诸多大佬送上去给人装逼,给人打脸,给人造势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能忍吗?

    肯定不能啊!

    一时间,佛道两教本来水火不容的姿态都因为此事缓和了许多,甚至有佛道高层频频碰面,显然话题只有一个。

    这位新国师到底什么来历,有什么本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