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都市小说 > 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 > 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 以后打死都不来鬼屋了
傅槿宴笑了笑,并没有在意她对自己冷漠的态度,伸手揉了揉傅孟辰的小脑袋,转身去到长长的队伍前面,认命的排起了队。

    为了老婆,为了孩子……主要是为了老婆,来排队又算得了什么呢。

    因为有傅槿宴“舍生取义”的肩负起了排队的重任,宋轻笑和傅孟辰玩的很是开心,每到一个项目,他们就坐在阴凉下等着,然后等到快要排到傅槿宴的时候,他们再过去,玩过了之后,换下一个项目,依旧如此。

    总的算下来,玩的还算十分愉快,而且一点儿也不觉得累,就像是不用排队等待一样。

    傅槿宴:确实,因为去排队的都是我!

    一家三口走着走着,走到了游乐园一个偏角落的地方,在这里人不是很多,没有像之前的那些项目那样,队伍排的拐了不知道多少个弯。

    “鬼屋?”

    看着门口立着的牌子,以及装潢得阴森冰冷的进口,宋轻笑缩了缩脖子,突然觉得像是吹过了一阵风,激的她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妈妈,我们去这里玩吧!”

    本来正想要转身离开,结果没想到傅孟辰却指着鬼屋,一脸的兴奋,写满了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宋轻笑当场就要哭出来了。

    儿子,你是我的亲儿子吗,为什么要去这种地方,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!

    咬了咬唇,宋轻笑和他打着商量:“辰辰啊,这里是鬼屋,但是里面的鬼都是工作人员假装的,不是真的鬼,骗人的,没有什么意思,不如我们去玩别的,你刚才不是还想再玩一次海盗船嘛,我们去玩那个好不好?”

    虽然海盗船宋轻笑也不是很想要玩,但是相比较于鬼屋的话,显然前者更好——毕竟一个是把危险都摆在了眼前,而另一个是未知的恐惧,孰轻孰重,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但出乎她意料的是,傅孟辰竟然拒绝了她的提议,小脑袋摇了摇,很是坚决:“不要,我就想去这里看看,我还一次都没有进去过呢,真的特别地好奇里面是什么样子的。妈妈,我们就去看一看,要是没意思,以后就都不来了,好不好?”

    看着他小小的一个人,萌萌的向着自己撒娇请求着,宋轻笑真的是不忍心拒绝他。

    但是——

    “辰辰,你妈妈胆子小,不敢进鬼屋,所以我们还是不要去了,换其他的玩吧。”傅槿宴在一旁淡然的开口解释。

    闻言,傅孟辰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,脸上写满了恍然大悟:“妈妈,原来你害怕鬼啊,要是这样的话,那我就不去了,不然把你吓坏了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原本傅槿宴就是为了帮宋轻笑解围,看她那个样子,完全不忍心直接拒绝傅孟辰。

    但是他的好心,传进宋轻笑的耳朵中之后,却变了一个味道。

    宋轻笑觉得,傅槿宴这是在嘲讽她,嫌弃她胆子小,什么都不敢。

    感觉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衅,宋轻笑不满意,冷哼一声,没好气的说道:“谁说的,我才不怕呢,又不是真的鬼,我心里也没鬼,怎么会害怕呢。走,辰辰,我们进去玩!”

    说着拉着傅孟辰的手,看都没有看傅槿宴一眼,抬脚就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傅槿宴;“……”

    真是“好心当成驴肝肺”啊!

    摇着头叹了口气,傅槿宴还是连忙抬脚跟了进去,以免那一大一小吓坏了。

    一路走来,灯光昏暗,道路崎岖,伴随着诡异的响声,时不时地有诡异的影子从墙壁上飘过……不得不说,效果做的还是很不错的,恐怖的气氛渲染的很到位。

    自打踏进来的第一步开始,宋轻笑就已经后悔了,完全不明白,自己为什么要逞这个能,老老实实的承认自己胆子小不好吗,又不会少块肉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,已经走进来了,按照门口写着的规定,只能向前走,绝对不能原路返回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无论是不是已经要被吓得尿裤子了,宋轻笑都得硬着头皮继续走下去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没事的,都是假的,假的,世界上怎么会有鬼呢,都是骗人的,不用害怕……”

    宋轻笑嘴里不断地嘀咕着,心中稍稍安定了许多,觉得周围的氛围也不是那么的吓人了。

    如果她没有抬头看到那个吊死鬼的话。

    视线和“他”完美的撞在一起,吊死鬼甩着长长的舌头,突然对着她裂开嘴笑了一下,伸出长着长长的黑魆魆的指甲,颤颤巍巍的朝着她摸了过来,宋轻笑当即就被吓得三魂七魄都要飞了。

    “嗷”的一声惨叫,宋轻笑蹦到了一边,刚好撞进傅槿宴的怀里,顿时手脚齐用,像是八爪鱼一样,死死的攀在他身上,将脑袋埋在他的脖颈处,身体因为恐惧而微微的颤抖着。

    傅槿宴也没有想到,她竟然会害怕成这个样子,顿时紧紧地搂住她,用自己的怀抱给她温暖,在她的耳边轻声哄着:“没事没事,有我在呢,别怕啊,他们都不敢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眼睛一瞥向那个吊死鬼,带着浓浓的警告的意味。

    吊死鬼眨了眨眼睛,缓缓的背过身去——呜呜呜,还有没有天理了,我不过是在做着我的本职工作罢了,为什么要凶我。

    看着宋轻笑还是紧紧地抱着自己不敢松手,傅槿宴也乐的她如此亲近,于是便没有说什么,抱着她,嘱咐傅孟辰抓着自己的衣角,一家三口继续在鬼屋中“探险”——怎么着也要先走出去才行啊。

    走了不知道多远之后,眼前似乎有光线投了出来,周围的景致也能看的更清楚些了。

    到出口了。

    对于宋轻笑来说,走到出口,就是获得了新的希望,激动的话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踏出鬼屋的那一刹那,她心中情绪万千,最后只化成了一句话——“以后打死都不来鬼屋了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说了,让你不要逞强,你不听,非要去,这要是吓出个好歹来,到底值不值。”傅槿宴在她的耳边笑着说道,语气很是无奈。

    听到他说话,宋轻笑这才反应过来,自己竟然还抱着他,顿时像是触电了一样,猛地松开手,快速的后退了两步,表情看起来很尴尬。